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调研探索
书画商城

乡村振兴战略下乡村价值实现路径研究

2019-10-25 08:51:01 来源:中国网 责任编辑:

乡村振兴战略下乡村价值实现路径研究

——基于宿城区埠子镇的实践调查

内容提要:乡村振兴战略关涉中国现代化的全局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长远,具有全局性、战略性和长远性,是新时代背景下一场重大的社会变革。本文通过对埠子镇的乡村进行深入剖析,探寻乡村振兴背景下苏北乡村价值实现的新路径。

习近平总书记根据当前我国发展阶段和社会主要矛盾变化,提出从农业农村农民三个维度,强调要举全党全国全社会之力,“推动农业全面升级、农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发展,谱写新时代乡村全面振兴新篇章”。党的十九大在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同时,并提出了实施这一战略的总要求,就是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宿迁市埠子镇是一座城郊结合部乡镇,下辖14个行政村(居),3个自然村,140个村民小组,总人口5.6万人。埠子镇历史较为久远,农村发展具有延续性,或能恰到好处地反映我市乡村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因此选择埠子镇作为调查地点,试图以点代面,通过对埠子镇的乡村概况进行深入剖析,探寻乡村振兴背景下苏北乡村价值实现的新路径。

一、宿城区埠子镇乡村发展状况分析

埠子镇域经济在全市排名靠前,在产业、文化、商贸等多个方面都有显著的代表性,通过对埠子镇的调研,梳理总结当前乡村发展过程中存在的一些共性特征。

(一)产业结构不断优化,产业兴旺亟待融合策略

埠子镇是宿城区西南部千年古镇,镇区人口3万余人,占全镇总口50%以上,还有近3000名外来流动人口,商业气息浓厚,个体工商户2000余家,传统商业比较发达。近年来,埠子镇通过吸引各类社会能人才干回乡创业,营造浓厚的创业氛围,电商发展势头强劲,效益连年翻倍增长。从浙江回乡创业的胡满意,创办“满淘婚饰”企业,自建加工基地,独自研发网络平台,实现年销售收入5000余万元,直接带动本地300余人家门口就业。从洋河集团辞职回乡创业的电商达人韩凯,仅用3年时间,就把“疆北大叔”电商品牌做到1.3亿的年产值。仅是白酒销售一项,2018年开年至今,每天销售的洋河镇生产的“九五之尊”白酒达2000箱,价值30余万元。在上海打工近20年的埠子籍人臧凯,去年回乡创办“大埠文具”,融加工、包装、物流、电商销售文化用品为一体,借助“著名品牌”的力量,实现服务增值和自身品牌的成长。2017年,埠子镇荣获全国淘宝镇称号。

埠子全镇规上企业近30家,2017年实现工业产值14.5亿元,工业发展长期居于全市乡镇前列。当前埠子镇的三次产业结构为21.5:41.2:37.4,农业一直埠子的短板,但去年宿城区以埠子为核心布局现代农业产业园,未来该镇将有8000亩土地用于农业综合开发,农业农村发展将呈后来居上之势。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总要求,首位就是产业兴旺。从调研的结果来分析,埠子镇的产业结构总体上是不断优化的,与周边乡镇相比,发展水平相对较高,具备了新时代乡村振兴的良好基础。但与产业兴旺的要求相比还有多步之遥,该镇三次产业的融合度还比较低,缺乏产业链条的系统思维,本地企业吸引当地农民就地就业的比例还比较低,该镇官庄村现有劳动力人口1100人,外出务工达450人,几近一半,产业对农民收入增长的贡献还不够明显。因此,如何大力开发农业多种功能,延长产业链、提升价值链、完善利益链,完善农业产业链与农民利益联结机制,拓宽农民增收新空间,让农民合理分享全产业链增值收益,应该成为该镇在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下最大功夫解决的问题。

(二)乡村环境日益改善,生态宜居尚需综合施策

近三年,埠子镇抓住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的有利契机,对乡村环境进行了大力度的整治,乡村面貌发生了根本性改变,在市区周边30个参与文明城市创建考核评比的乡镇中,多次获得第一名的好成绩,创文工作整体推进了埠子各项事业的发展。埠子镇乡村环境改善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村民逐步开始对日常垃圾进行分类处理,坚守住农村环境保护的最底线;二是农村道路持续优化,基本实现硬化路直通家门口,出行更加便捷、安全;三是绿化程度不断提高,更加注重对农村自然环境的保护力度,呈现小桥流水的田园意境,该镇的秦庄被获评省级水美乡村,最能展示埠子镇农村居住环境的变化,当前再也没有往日破败村庄的既视感。

尽管如此,埠子镇乡村环境的改善更多的局限于镇区部分,不少远离镇区的自然村落生活污水还是随意排放,臭水沟久治不愈,厕所离“革命”差距甚大,乡村小学几乎消失殆尽,“非洲部落”依稀可见,“诗意”无处栖居,公共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配置严重滞后于城镇,美丽乡村建设的任务还十分艰巨。当然,在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农村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是问题,也是机会。

(三)乡愁记忆多姿多彩,文化遗存亟须绽放魅力

“埠子印象”是此次课题组调研的最大收获。埠子镇区已考古挖掘多处汉墓;流传数百年的“埠子八景”遗迹依稀可见;传说中的各类商号鳞次栉比;淮红戏、柳琴戏、吕剧等八大剧种经久传唱;剪纸、书画、舞蹈等文化名家俯拾皆是;地方名产“车轮饼”更是家喻户晓;道德讲堂、国学经典诵读、琴鼓“村村行”活动持续不断,大型室内篮球场、国家标准比赛足球场、塑胶运动场和文化艺术中心都居于全市乡镇最好水平。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有了实实在在的的载体,社会正能量也能以更加轻松的方式加以弘扬。同时,埠子镇高度重视乡贤文化品牌打造工作,坚持不懈地把乡贤“找出来”、“请回来”、“用起来”、“礼起来”,积极开展“新乡贤回乡”运动,激励乡风文明向好发展。

在一个乡镇里集聚如此丰富的文化元素并不多见,非常值得珍惜。但遗憾的是,一些有迹可循的历史景点和文化典故,随着乡村无数次的野蛮发展,不是被焚了尸、灭了迹,就是演变成了面目全非的戏言假说。传说中单雄信拔槊涌泉而成的“龙潭”因长期垃圾填埋而成“死水潭”;在街中心已经矗立230余年的“气象树”(皂角树),虽是宿迁十大古树之一,但因门面房建设,只能“隐居”在背街墙角一隅,毫无“气象”而言。据了解,记忆中古街、古房、古井、古树、古墓、古碑被毁灭的不计其数。

类似埠子镇的情况在苏北可能还有许多,无论怎样,文化能否复兴也是乡村是否振兴的一个重要标尺。新时代推动农村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发展,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提高乡村社会文明程度,必须与保护好文物古迹、传统村落、民族村寨、传统建筑、农业遗迹相结合,尽可能留住乡愁,使得乡村文化的魅力尽情绽放。

(四)干部素质参差不齐,发展资源尚未深度激活

梳理一些乡村发展典型,发现往往不经意成功的农村发展模式,大多是由最基层的村干部摸索出来的,江苏的华西村、陕西的袁家村等无不如此,因为最接地气,所以更易成功。调研中发现,尽管埠子镇的村干部配备齐全、职能清晰,但在实际工作中,村干部的素质参差不齐,结构异化,知识不搭,许多班子是凑起来的,离团队建设中的角色要求差距大,“双强书记”总量少,大学生村官沉在基层干事创业意愿远不如预期,不少村支书把自己的职能定位于服务者或管理者,甚至仅作为中介,为农民与企业搭建桥梁,在村级发展创新上趋向于被动。埠子镇的部分村支书记年龄普遍偏大,激流勇上的气魄稍显不足,而年轻干部又缺少基层实践经历,还没有机会和条件转成为农村发展的变革者和引领者,因此基层干部的创新性还需深入引导和培养。

中央一号文件从多个方面指导推进乡村治理有效,激活乡村发展资源,其中多项举措的关键节点仍然聚焦于基层干部。作为乡村发展的主舵者,村干部理应做好三重角色:一是村级政务的管理者,协调好村集体与村民之间的关系,维稳乡村发展。二是村级党建的服务者,强化好村级党组织建设,调动基层党员参与村级发展的活力。三是乡村发展的领导者、创新者,充分把脉乡村实况,引路乡村创新发展,全力推进乡村振兴步伐。

(五)居民收入不断提高,生活富裕定会来日可期

生活富裕既是乡村振兴的根本任务,更是埠子镇农民最深沉、最殷勤的期盼。埠子镇始终把保障和改善民生作为经济发展的首要目标,扎实推进各项民生事业,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居民收入稳步增长。近些年,埠子镇的人居可支配收入增长率均保持在10%左右,2015年、2016年、2017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13746元、15030元、16473元,其中2017年农民人均纯收入为15000元。

着力关注贫困群体。2017年,埠子镇完成建档立卡低收入农户脱贫613户2365人,对于凭借自身力量难以脱贫的群体,埠子镇积极做好保障兜底,全镇低保户月发放救助金达27万元。

优先发展教育事业。推动教育质量向市区看齐,例如肖桥村引入宿城区实验幼儿园分校,师资、食宿等条件均按照市区标准配备,实现教育质量与市区同步,但收费更贴民,比市区低不少,受益范围覆盖周边多个村。其它诸如医疗、体育、文化等民生事业也有相应改善。

其它诸如医疗、体育、文化等项民生事业均在向前推进,但前期取得的成效与群众的期盼还有较大差距,尤其是在农村地区,目前还有2万多人生活在农村,他们的经济条件相对较差,生活质量距离全面富裕还有相当长的征程。

对照国家提出的乡村振兴三个阶段目标,要求第一阶段“到2020年,乡村振兴取得重要进展,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目前埠子镇的农村大多位于起点,在前期诸多惠农政策的推动下,村居环境正在逐步提质,产业结构正在优化,民生项目按序推进,可以说,大部分农村都有一定的乡村振兴基础,但还有极少部分农村没能走上发展正轨,村集体经济相对薄弱。对于各村而言,第一阶段的首要任务将是抓紧确立发展路径,率先抢占乡村振兴战略的政策红利。[1]

国家提出到第二阶段,“至2035年,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对照此要求,面对埠子镇农村经济普遍不强的事实,各村发展都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如何立足现有的资源条件,助力各村确立合适的发展路线,将是此阶段最为紧要的任务,实现各村在乡村振兴的大道上顺利前行。预期经过15年的发力,将有少部分农村能够实现振兴,或者一些农村在单个领域达到国家提出的振兴要求,但就农村面上而言,农民生活质量将有显著改善。

第三阶段“到2050年,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此时乡村将迎来最美的期盼,尽管目前埠子镇还没有农村能完美地达到此项要求,但是经过30年的发展,我们期待不只是埠子镇,而将是全市农村都能成为独特靓丽的田园风景。

二、乡村振兴战略下的乡村价值

我国悠久的农业文明和农耕历史造就了乡村特有的价值——辛勤的劳作、淳朴的民风、干净的环境、友爱的邻里、安定的生活。然而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的加速推进使农业社会的基础逐渐瓦解,结构不断解体。农业的凋敝、农业人口的大量外流以及由此而生的乡村的衰落似乎都在宣告着乡村价值的不复存在。因此,实现乡村振兴,必须将乡村价值重申,在尊重其固有价值基础上使乡村获得勃勃生机。[2]

(一)乡村产业多元发展

乡村为土地综合利用、精耕细作、循环农业等提供了条件,有利于农业生产经验的积累。乡村形态、田园景观、乡村文化与村民生活连同乡村环境都是重要的乡村产业资源,广大乡村已经开始成为部分人口返乡旅游、居住和创业的热土。乡村不再是单一的城市粮食、工业原料、劳动力的供应基地,而是城乡之间生产要素双向流动的新空间。充分发挥乡村优势,种植业、养殖业、手工业、休闲旅游业等产业多元发展,实现真正的产业融合,为建设产业兴旺和农民生活富裕的现代农村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二)乡村生态恬静宜人

乡村作为完整的复合生态系统,以村落地域为载体,将自然环境、社会环境通过物质循环、信息传递等机制,综合作用于农民的生产和生活。低碳的生活方式、种养结合、生产与生活循环体系以及生物多样性等,构成了乡村独特的生态系统。乡村不仅有怡人的村落环境,也有满足人们生活的资源。低碳自给性消费方式,减少人们对市场的依赖;乡村的衣食住行,凸显着劳动人民充分利用乡村资源的生存智慧;与大自然节拍相吻合的慢节奏生活,被认为是有利于身心健康的生活方式;乡村还是未来理想的养生、养老社区。正是这些特点,为建设生态宜居的乡村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三)乡村生活令人向往

乡村长期以农业为主的生产活动,形成了独特的生活方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对乡村生活的特指。吃苦耐劳,知足常乐是农民的生活信条。虫鸣鸟叫,炊烟袅袅是城市居民向往的生活。过去农民闲暇时间少且受季节支配,物质和精神生活资料匮乏,社会娱乐设施落后。伴随农业生产及社会进步发展,乡村消费方式从自给型向商品型转变,从单一化向多样化转变,消费结构由生存型向享受、发展型转变。农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家用电器的使用,大众信息传播工具的普及,使农民生活情趣日益广泛,生活内容日益丰富。拥有最广大腹地的乡村必将成为越来越多人的生态宜居家园。[3]

(四)乡村治理稳定有效

乡村人际交往直接而密切,范围狭小,以血缘、地缘关系为主。生活环境稳定,社会流动缓慢,传统习俗浓厚,婚、丧、嫁、娶、节日庆典、礼尚往来等深受传统习俗的制约和影响,形成了独特的社会形态。这些特征是加强和创新农村基层社会治理,实现社会治理现代化需要把握的特点。一直以来,村民自治组织和基层党组织发挥着人民调解、治安保卫、公共卫生、计划生育、群众文化等各种社会功能功能。但伴随社会发展,农村居民越来越多地参与管理基层经济活动和社会事物,也参与基层事务的决策活动。农村居民对国家政治、国际时事的关注程度逐渐提高。以“乡村能人”为代表的各种社会力量开展着自助及他助社会服务。这些都为预防和解决社会问题,增进农村社会福利,维护社会稳发挥着积极作用。[4]

(五)乡村文化独树一帜

乡村文化不仅表现在山水风情自成一体,特色院落、村落、田园相得益彰,更表现在乡风民俗自成一体。特别是耕作制度、农耕习俗、节日时令、民间信仰等活态的农业文化,无不承载着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生存智慧,在食品保障、原料供给、就业增收、生态保护、观光休闲、文化传承、科学研究等方面也具有重要价值。此外,家庭作为乡村基本组成单位,家教家风发挥着“治持教养”的基础性作用,尊老爱幼、老实本分、诚实守信等优秀传统,是乡风文明和乡村治理的重要文化资源。村规民约有其约束和教化功能,让人们明事理、辨是非、懂善恶,是维系村落价值系统的重要载体。乡风民俗有其纽带和凝聚作用,发挥着聚合人脉、集散优势资源、传播优秀乡村文化的功能。

三、乡村振兴战略下乡村价值实现路径建议

2018年1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次集体学习时强调,“乡村振兴是一盘大棋,要把这盘大棋走好”。因此,在这一战略的推进和实践中,我们必须挖掘好、使用好、发挥好乡村价值的引领作用、改革创新的驱动作用、融合发展的核心作用以及人才价值的支撑作用。

(一)刷新乡村振兴思维,发挥观念的引领价值

以系统思维实现战略价值。乡村振兴是一项全新战略,需要树立系统思维,不能以碎片化思维解决三农问题,把三农问题放在乡村振兴的整体系统中来思考。

以等值思维凸显乡村价值。乡村振兴战略是在城乡融合发展中实现农业农村的优先发展,需要树立城乡等值思维,不是把乡村振兴成城市,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城乡统筹和城乡一体化发展,而是要使乡村更加像乡村。

以优先思维重塑城乡关系。乡村振兴是国家公共政策和公共资源优先支持农业农村发展,就是说国家在资源上、财政上、政策上要优先满足农业农村的发展需求,一切以农业农村的发展为先,国家公共资源和公共政策要优先满足和支持农业农村。

以小而美的思维探路乡村振兴。不搞统一模式,不搞层层加码,杜绝“形象工程”,是有序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基本要求。苏北农村人口比例大,乡村振兴不可能是村村振兴,必须坚持从实际出发,量力而行,从追求大规模转向小而美、小而优、小而多元化乡村经济发展思路,把小农经济做强、把乡村单元做精、把产业特色做足、把竞争能力做大,探索小农户经济与现代化对接之路。

(二)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实现战略的机会价值

强化乡村振兴制度性供给,就是强调创新乡村制度。制度带有根本性和指导性,也有激励性和和鞭策性,有什么样的乡村制度,就有什么样的乡村发展,有什么样的乡村面貌。审视乡村制度的现状,与乡村振兴的要求相对照,该巩固的巩固,该完善的完善,该舍弃的舍弃,该创新的创新。

例如,乡村振兴的亟待破解的难题是“钱从哪里来的”的问题。从现状看,无论财政如何保障、如何优先,与乡村发展的巨大需求比,都是杯水车薪。创新促进乡村振兴战略落地的投融资机制,最大限度地让农村资源变现为发展资本、让乡村文化进化为文化产业、让城市资本和工商资本落地农村发展。只有具有风向标意义的资本要素先活跃起来,才能让其它要素资源不断跟进并蜂拥而至。

(三)加快城乡融合发展,催发产业的耦合价值

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城乡融合发展不仅是发展生产力的需要,也是调整生产关系的迫切要求;不仅是接续传承乡村历史和文化的的需要,也是适应现代化的空间布局和人口结构变迁的必然选择。农村与城市,是空间上的差异;农民与市民,是职业上的区别;农业与工业,是产业上的不同,而不再是贫瘠与繁华、文明与愚昧、先进与落后的反差。

推进城市与乡村的有机融合。苏北整体在城市化水平还比较低的现状下推进乡村振兴战略,既面临着乡村与城市同频共振的机遇,同时也承受着乡村与城市两元共退的压力。因此,宿迁的城镇化必须是乡村与城市两元共生的城镇化,乡村通过善用城市消费力、市民购买力、人才智慧力,催发乡村绿色产业复兴。乡村资源与城市优势的叠加,推动乡村生活与城市生产、乡村自然资本与城市货币资本的双向交换,建设更多诗意乡村、温馨小镇、田园城市。

推进一二三产业的“三产”融合。调研中,我们发现,农业增产、农民靠农业增收的难度越来越大,农业靠天吃饭的局面还远未得到扭转。乡村是一二三产融合的天然空间,要利用相对先进的农业基础条件,升级设施农业、智慧农业的层级,彻底改变农业靠天吃饭的局面,夯实乡村振兴的产业基础;广泛实施订单农业,加大本土企业原材料采购和精深加工就地化力度,提高农业附加值;引导职业农民发展现代农业服务业,完善产业链、提高价值链;紧跟生态绿色产业趋势,打造深具宿迁特色的乡村旅游业、集聚发展宿迁乡村手工业,以乡村文化创意撬动乡村总部会展经济,全面拉长农业产业链;全面提升苏北农村电商质态,变农民分散经营为规模化定制和品牌化发展,提高苏北农产品和农村电子商务的市场竞争力。

推进生产生活生态“三生融合”。坚持以农为本,以生产功能为基础,充分挖掘农业的生态生活功能,传承和挖掘农耕文明、乡土文化,发展农业旅游、文化创意,健康养生等产业,使农民不仅产出农产品,同时产出生态品、健康品、文化品。建议开展“百村百景工程”(双百工程):按照乡村振兴战略要求,在苏北选取100基础条件较好的乡村,启动建设100个不同特色景观元素的美丽乡村,打造一批宜居宜业宜游的现代农村,在此基础上推进全市大田园、大花园、大景区建设,使农村成为城市居民休闲度假、养生养性的好去处。

推进创新创业创造“三创”融合。积极创造条件,以县区为单位,在农村搭建众多“众创空间”,支持和帮助更多的“农创客”在苏北创业创新,培育新型职业农民,走向市场;提供更多更好更有效的制度激励,吸引更多市民和乡贤下乡创业创新,支持更多返乡农民工就地创业;抢占现代农业科技制高点,加快推进“互联网+”现代农业,突破智慧农业在苏北大面积落地发展;稳步推进宅基地集体经济性建设用地入市,农村土地确权等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激活农村资源要素,促进农民转化;尊重农民在乡村振兴中主体地位,成为推动城乡融合发展的中坚力量。

(四)更加重视人才作用,释放能人的支撑价值

做好乡村振兴大文章,要强化人才支撑。事靠人做,业    由人兴。南京近年来对引进人才的坚定态度和务实做法,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如何突破现有体制机制束缚,聚天下英才为宿迁乡村振兴战略服务,更加值得宿迁大聚力创新,率先破题。课题组建议:

顶级配备乡村“第一书记”。按照抓乡村振兴的要求,县(区)科级以上干部,赴乡村一线担任“第一书记”,亲自为乡村振兴定规划、聚资源、抓落实,领导的过程就是工作的过程,工作的过程也是调研的过程,更是督查乡镇工作的过程,真正让乡村振兴战略落地。

以市场的力量引聚技术创业家。虽然不能轻易否认已经实施多年的“科技县长”、“科技镇长”制度的作用,但从现状看,效果远远不如预期。现阶段,政府必须围绕制约乡村振兴的关键问题,增加科技供给,开展科技创新示范,以科技创新寻找乡村规划与建设、清洁能源供给、微生物技术研发、乡土技术传承、生态环境有效治理、高效公共服务的一系列解决方案。通过制定政府购买农村科技服务目录、农业技术专家在苏北创业兴业一系列激励政策,建立农业科学家创业示范园区等措施,引发农业技术、资本、人才在宿迁的集聚效应。

大力开展“新回乡”运动。以新乡贤文化挖掘、传承和厚植乡村社会蕴含的道德规范和文明乡风。建议采取政府、社会、乡贤共建共管的新机制,制定干部返乡、市民下乡、能人回乡、企业兴乡专项激励政策,在苏北率先掀起“新回乡”运动,为乡村振兴汇聚更多的活性资本。(韩若辰  冯治)

http://guancha.china.com.cn/2019-10/24/content_40933109.html?from=singlemessage

[责任编辑:]

精华推荐

精选图集

热点文章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淮海经济(今日淮海)网 主管:中国媒艺联盟 中国网观察中国采编部 主办:文化.收藏研究会

本站宣传合作由:南京花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独家负责。

在线QQ咨询:3573477960 2237153830 监督电话:13121454277 15335135708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江苏胜家律师事务所张树跃律师 站长统计

京ICP备15066952号-1